观道论坛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观道论坛 >

亚洲动物基金会-一个名不副实动物保护组织

时间:2017-09-03 来源:未知 点击:

  活熊取胆的另一面——亚洲动物基金(微博)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机构。

  本报记者通过工商注册资料等了解到,亚洲动物基金会在香港注册的是一家担保公司,并非以基金会的名义注册。

  亚洲动物基金会与当前全世界合成人工熊胆成功的两个国家——德国和意大利颇有渊源:不仅在德国和意大利设有办事处,还曾接受德国福克药厂的捐赠。而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捐款数占该基金全年总获捐数的27.96%

  在其官方网站繁体版中,披露了有关200512月,在该基金英国董事直接推动下,通过25个欧盟成员国共同发布声明,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中国政府给出明确的姿态,设置终止养熊业时间表。

  亚洲动物基金会VS担保公司

  32日,亚洲动物基金会主动以图片的形式公开了其2010年的财务报表,以此来撇清与德国、意大利等国外合成熊胆药企的关联。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官网如此介绍:由谢罗便臣女士(Jill Robinson)创办于1998年的亚洲动物基金会(Animals Asia Foundation)是一个正式注册的动物福利慈善机构,总部设在香港,同时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德国和意大利设有办事处,并在这些国家享受税收减免待遇。亚洲动物基金会还在中国和越南建立了黑熊救护中心,全球雇员超过230名。

  但是,在香港公司注册处综合资讯系统的网上查册中心,记者通过繁体字检索名称为“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机构,显示“没有记录与输入的查询资料相符”。记者继续输入英文名“Animals Asia Foundation”,查询到的却只有一家名为“ANIMALS ASIA FOUNDATION LIMITED”的公司,其中文译名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有限公司”。该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1998420日,目前仍然在册,但是其登记的公司类别却是“担保公司”,而非基金会。

  这是重名还是同一家机构?该公司多项注册资料之一的《首任秘书及董事通知书》中,1998617日登记的秘书兼董事为John Simpson·WARHAM,英国国籍;董事有Jill ROBINSON(别名Jill WARHAM,英国)Boris CHIAO(乔博理,美国公民)Gail Margaret CHIAO COCHRANE(乔慧琳,英国)LUK Yan Ling Winnie (陆茵玲,英国)

  上述董事Jill ROBINSON与亚洲基金会网站上披露的谢罗便臣女士(Jill Robinson)英文名字一致,且在该担保公司一份签署日期为2011511日的《秘书及董事更改通知书》的文件中,记者发现提交人资料一栏留下的传真号码是2791-2225,与亚洲动物基金会官网上披露的香港总部的电话一致。

  而该担保公司的英文章程中开篇第一句就是“本公司名称(以下称为基金会)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有限

  公司”,此后在下文中全部以基金会代称。其宗旨中“向公众传播和提高动物保护,在香港、中国大陆及其他亚洲地区提供或帮助动物保护”等诸多内容,则与亚洲动物基金会官网披露的“改善亚洲地区所有动物的生存状况,在亚洲结束动物虐待并恢复对所有动物的尊重”的使命一致。

  显然,名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有限公司”的担保公司与在国内救助黑熊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属同一机构。如此,亚洲动物基金会以担保公司的名义行接受公众捐款的基金会募捐业务之实,是否合法合规?

  相差数倍的财务数据

  深圳多家香港公司注册代理机构人士告诉记者,在香港以基金会的名义注册,监管相对严格,获得批准有难度。

  亚洲动物基金会以有限公司的名义注册,或是为了便于批复,但以担保公司的名义接受募捐,缺乏了监管,谁来为捐款人的资金安全和使用效率负责?

  亚洲动物基金会幕后:一个担保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获得的上述担保公司2010年的英文版财务报告,其2010年获得的赞助收入为4990.57万港元,与32日亚洲动物保护基金公布的中文2010年财报768万美元的捐款大致相同(折算汇率1美元:6.498港币)。不过,在英文版中,员工工资及津贴一项的支出为999.14万港元,2009年仅为683.05万港元。

  2010年英文版管理费用434.15万港元,筹款费用513.16万港元,折合66.81万美元和78.97万美元,而亚洲动物基金会主动公布的中文版管理费用仅为31.1万美元,筹款成本则是176.5万美元,中英文版同一项下数额相差过倍。

  此外,中文版2010年中国拯救黑熊项目支出305.8万美元、越南拯救黑熊项目支出81.4万美元,拯救黑熊项目合计支出387.2万美元,占支出比例81%;猫狗福利项目支出39.8万美元;终止动物虐待支出7.9万美元;公众教育支出42.4万美元。

  但在英文版中扣除前述管理和筹款费用,捐款给子公司(Donations to a subsidiary)的支出高达1724.31万港元(265.36万美元);拯救黑熊(Moon bear rescue project)仅支出646.32万港元(99.46万美元);狗救治(Doctor dog project)支出124.61万港元(19.18万美元);朋友或食物(Friends or food)支出76.05万港元(11.70万美元)Professor paws支出58.95万港元(9.07万美元);亚洲项目(Project Asia)支出34.18万港元(5.26万美元)

  从上述中英文版的数据来看,亚洲动物基金会主动公布的年报在拯救黑熊上的支出是英文版对应项目的3.9倍。猫狗福利或救治项目的支出中文版也比记者获得的英文版高出20.62万美元,前者是后者的2.08倍。

  需要强调的是,在英文版中给子公司的捐款1724.31万港元以及向其他组织或机构的捐款(Donations to other organisations)113.41万港元(17.45万美元)这两项大额支出,未在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的中文版年报中披露。除113.41万港元向其他机构捐款在英文版附注中详细披露相关机构外,1724.31万港元的向子公司捐款未详细说明,这意味着,该笔巨额善款或为相关项目资金,或流向用途不明。

  而即便是按照亚洲动物基金会披露的中文版年报支出情况,该基金平均花费在每只救助黑熊上的年费用也惊人。中文年报披露,截至2010年末,有237头取胆黑熊生活在中国和越南的救护中心里;89%的项目费用(不包括公众教育支出)用于中国和越南拯救黑熊项目,合计387.2万美元,平均到每只获救黑熊2010年的费用为1.63万美元,按照2012361美元对人民币6.3179元的汇率套算约为10.3万元人民币。

  20113月初,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张小海在接受腾讯网《绿问》专访时指出,西方国家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

  记者注意到,德国和意大利是目前世界上可以人工合成熊胆的国家。国家药监局网站披露,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两者分别为德国福克药厂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适应症为:胆固醇性胆结石;原发性胆汁淤积性肝硬变,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胆汁返流性胃炎等。

  亚洲动物基金会32日公布的2010年收支情况披露,在捐款来源方面,2010年共收到31900笔捐款,合计768万美元。其中,98%来自个人;个人捐款占收入总金额的75%,公司占比13%,其他占比12%。该基金强调,“从来没收到过德国福克制药公司的捐款”,但最后也坦诚“2009年,该公司曾免费一次性赠与价值1000欧元的兽医药品。”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